首 页本所简介业务领域潍州动态律师团队经典案例联系我们

现在时间是:

 
 
 

电话:0536-2118100

传真:0536-2118100

邮编:261041

QQ:910182831

邮箱:sdwzlaw@163.com

网址:http://www.weizhoulaw.com

公众号:山东潍州律师事务所

地址: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新华路5564号甲

     (奎文法院南邻)
 

潍州文苑

 

苦 菜 花 香


               作者:岳润德律师(qjxue168@sina.com

 

谨以此篇献给已逝的艰难岁月和我魂牵梦绕的故乡。

如果我不把这段穷并快乐着的的往事记述下来,怕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虽然让贫穷折磨却依然记忆犹新的艰苦岁月中某个细小的末节会被渐老的记忆所禁锢、消融、幻化,直至成为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正文:

残冬的落雪尚未融尽,细风里还夹杂着一丝丝的寒意,在城市向阳的角落,我突然发现一抹浅浅的黄,啊!?是家乡伴我一起走过童年岁月的苦菜花。在经历了寒冷、漫长沉闷的严冬,竟是她最早带给我春天的消息。在高楼林立的都市,她显得那么弱小,只有一枝细细的花柄,花苞也象朦胧的眼睛般微微的张开,透出星星点点的嫩黄。

哦!故乡最平凡无奇的苦菜花,你何以开在了这繁华的都市里?又用你顽强的生命宣言把我带回了遥远的从前……

“吱吱……吱吱……”,生产队长招呼上工的哨子声每天早晨都准时的回荡在这偏远的山村,这时候家家户户的壮劳力都抄起家什三三两两来到大队场院,支楞起耳朵等待队长唾沫飞溅地分配完一天的农活后,这些人又陆陆续续消失在起伏不平的山坳里。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农村最为平常的景象。我的爹娘每天都夹杂在这些上工的人群里。为了多挣工分年底能多分几块钱,各家壮劳力都是拣重活干,即便这样,年底结算时也是所剩无几,几乎家家都过着吃上顿愁下顿的日子。因为家里孩子多挣工分的又少,我家的日子更是显得恓恓惶惶、捉襟见肘。每到分粮时节,全家口粮就是摊在大队场院里那一小堆,只需一个劳力且费不了多大劲就能运回家,这点可怜的粮食无论如何也填不满五六口人那似乎从来不曾体会过什么叫“饱”的胃。做衣服的布要凭布票购买,家长为了节省那点可怜的布票,天稍微暖和点,女孩好歹还弄点东西遮挡一下,村里的男孩子们大多都被迫光起了屁股蛋。尽管这样,跟着大人们到田里疯玩是那些没到学龄的孩子最喜欢的游戏,正是麦苗拔节的季节,在暖暖的阳光里,满坡的苦菜花也争先恐后的开放了,远远望去,象一片片黄色的绸缎,随着山势高低起伏夹杂在绿油油麦田里。小伙伴们一会跑到花丛中,一会又打闹着扑倒在麦田里。怕压坏了麦苗影响收成,气的生产队长拿着锹柄满坡的追着骂着。单调而无忧的日子似乎让我们暂时忘掉了饥饿,我的童年就是在半饥半饱中快乐的过去了。

贫穷似乎让爹娘忘记了我上学的年龄,直到九岁那年,在村小学教书的远房姑姑找到家里来,第二天我穿戴一新,拿起娘连夜用布头赶做的布兜兜(其实布兜里只有一块借来的石板)上学了。这时候,村里土地分到各家各户,最让人激动的是竟能天天吃饱饭了。有时候劳力多的家庭在平时还能吃一次白面馒头,孩子们为了显摆专门拿到大街上当你面吃,那是最让人又眼馋又生气的事了。有一次有个家伙拿了一根叫油条(名字是后来到公社上初中才知道的)的东西在街上夸张而又仔细地品尝着,差点没把人鼻子气歪了。我家往往都是煮一锅红薯,人也吃猪也吃,为了攒上一圈肥,年终换一把花花绿绿的钞票,家家户户把猪当祖宗一样养着,生怕它出点啥毛病。这时候我也成家里的劳力了,每天放学急匆匆回家,放下书包就上地里干活。贫穷让农村的孩子过早地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也过早承担起与年龄不相仿的责任。这时候听爹娘说,邻村二狗考上了济南的学校,以后就吃国库粮了,不用再回到这山沟里来了,这消息让我一晚上没有睡着觉,第一次让我感到读书竟有这么大的好处。我也要好好读书!我也要吃国库粮!

八十年代初,我以全公社第二名的成绩考进了初中。但就在开学第一天,贫困的家境把我狠狠地击倒在地,把我的尊严猛地抛到了九霄云外。初中是在离家十几里的公社驻地,说是初中,总共也不过只有六个班,每年级只有两个班。两排老式砖房,围墙是用碎石头砌起来的,高度只有一米多一点,大概只是为了表明界限吧,学校里没有宿舍,学生都是早上来晚上走,午饭自己早上带来,学校帮着热一下。正是这顿可恶的午饭,重重地刺伤了一颗年轻的自尊心。第一餐饭伙食是娘给做的幽黑的地瓜干饼子(现在城里超市卖的比白面饼都要贵),可是那黑东西对于天天消化它的胃来说确实算不上美味,我环顾周围,发现四十多个同学的饭包袱上放的干粮基本都是白面做的馒头、包子,可是我的干粮!我偷偷躲在角落里,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生怕被人看到这个秘密。可你怕什么来什么,还是被一个眼尖的女同学发现了,“哎!快看,快看,他吃些啥东西,你家就穷成这样子啊!第一顿饭就吃这东西?”,这时整个教室里就像诈了尸一样,一群吃白面干粮的家伙围着我和我的黑干粮,像发现了外星人一样,叽叽喳喳笑着说着,这种病又很快传染到另一个班,我一下成了全年级的笑料,我的脑袋嗡嗡直响,恨无地缝钻进去。我是哭着回到家的,娘听说后也哭了,“孩子,人穷志不短,命运只有靠你自己来改变!”,或许是因为娘的话,或许是因为又想起了邻村考进了城里吃上国库粮的二狗,尽管第二天我也吃了一顿娘做的白面饼,可是以后我再也没有因我吃的的黑东西而自卑过,我学会了大大方方吃我的黑干粮,我的学习成绩也开始超过那些吃白面馍的同学,我也很快就原谅了他们,没有压力的日子过得总是飞快,三年的初中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初中毕业同学有的如愿考入了中专,有的考进了高中,但大部分又回到大山里,过上了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

我是在县城读的高中,或许只是因为永远不想再吃黑家伙,或许只是因为娘流着泪的那句话,也或许是因为羡慕二狗那安逸的国库粮生活,我知道,只有好好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我一个农民的命运。其实这时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有了些变化,公社也不再称公社,而是改称乡镇了,胃里也不再总是消化那黑东西,有时裤兜里偶尔还会有几块零花钱。八十年代快结束时,我毫无悬念的考入一所名牌大学,要知道这是我们村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爹娘脸上也添了许多的光彩,在十几个选一个的高考制度下,我知道我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命运之门已向我敞开……。

如今,在这个车来人往、忙忙碌碌的城市里,我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有了为之打拼的事业。虽然,它还算不上什么宏伟巨业,在高速发展的经济海洋里也显得有些弱不经风,但是已足以让我为之自豪。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回忆起懵懵懂懂的童年,想起那些穷并快乐着的小伙伴,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在为孩子的百把块钱学费发愁,不知还有多少人为筹措几袋化肥款而着急,命运或许就是这么捉弄人的吧!贫困让我过早懂得了为命运而奋斗,不懈的努力和对知识的渴求,改变了我-----一个农民的命运。自己多像都市角落里的那株苦菜花呀,本是乡野最平凡的一棵,几经努力,深深扎根在都市的沃土里,虽然那么不起眼,但在初春的残雪里努力地开放,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都市的苦菜花都开了,遥想我那美丽的故乡,应该也是漫野的娇黄了吧!

 

 



苦 菜 花 香 2011-2-16 本文被阅读 6554 次

版权所有:山东潍州律师事务所    鲁ICP备案20110310